【新民晚報】全國創新爭先獎章獲得者丁?。鹤隼习傩沼玫闷鸬暮盟?,也讓中國原創新藥早日走向世界

  已經年過花甲的中國工程院院士丁健,每天還忙碌在中國科學院上海藥物研究所的實驗室里,不僅為新藥研發的每一個環節把關,還關心著每一項科研成果的轉化落地。
  自1992年從日本留學歸來,丁健一直在潛心研制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抗腫瘤新藥。他的愿望從沒有變過:“做老百姓用得起的好藥”。28年過去了,歲月染白了他的黑 發,也見證著他不變的初心和不懈的努力。
  日前,在“慶祝全國科技工作者日暨全國創新爭先大會”上,丁健被授予第二屆全國創新爭先獎章,他也是上海三名獎章獲得者之一。在丁健身上,還有很多閃耀的光環:國家自然科學獎、中國科學院杰出科技成就獎、談家楨生命科學成就獎……但這些在他看來不足為道?!爸挥形覀冄兄频睦习傩沼玫闷鸬暮盟幷嬲度胧袌?,造福于患者,才值得慶祝和宣傳?!倍〗烂C地說。
  “九死一生”卻從未放棄原創
  每個人都希望自己的事業有個美麗的開端,但丁健的做藥之路,卻是以失敗開始的。上世紀90年代初,藥物所張金生教授發現了一種具有抗腫瘤效果的天然化合物“紅根草鄰醌”,經過結構修飾和丁健研究組的藥理學研究,最后確定為“沙爾威辛”這個抗腫瘤候選新藥?!拔覀冄芯苛私?,從化合物到臨床二期,在重要學術期刊上發表了近20篇相關機理的論文,但因為臨床未取得預期療效最終失敗?!倍〗〉恼Z氣中流露著一絲遺憾。
  新藥研發從來不會是一條坦途,從數萬個化合物中篩選出候選化合物,再優化過程中又要合成成百上千的化合物,能夠推向臨床的,不足百分之一。十種新藥進入臨床,也往往“九死一生”。丁健告訴記者,研發新藥的周期長、投資大、風險高,但這關系到百姓的需求和國家的安全?!吧虾K幬锼鏊幦说摹颉褪莿撔?,哪怕再難也要堅持原創?!倍〗远ǖ卣f,“因為不創新,就沒有出路?!?/div>
  在丁健從事的抗腫瘤藥物領域,有很多進口藥物。不過,由于人種、環境、生活習慣不同,腫瘤的類型也有不同。例如我國高發的肝癌、食道癌和鼻咽癌,并不是國外制藥公司所重點關注的?!拔覀冎袊巳褐懈甙l的腫瘤,就必須要由中國的科學家自己來研發藥物?!倍〗≌f。
  要知道,一粒進口抗腫瘤藥物,動輒數百元甚至上千元人民幣。這對很多患者家庭來 說,幾乎是不可承受之重?!叭绻?00個患者,卻只有兩三個人負擔得起這種藥,那這項研究的應用價值就大打折扣?!倍〗≌f,“我們要做藥效好,并且讓老百姓用得起的好藥?!?/div>
  讓中國原創新藥“揚帆出?!?/b>
  2015年,丁健作為首席科學家牽頭的中國科學院戰略先導A類科技專項“個性化藥物
  ——基于疾病分子分型的普惠新藥研發”正式啟動,目標是對病人開展精準治療。這一專項以腫瘤、糖尿病、神經精神類疾病等中國人群高發的復雜性疾病為切入點,旨在針對敏感人群研發適合規模人群的個性化新藥?!盎剡^頭來分析‘沙爾威辛’的失敗, 很重要一點是當時搞不清楚在臨床上要治療怎樣的病人?!?/div>
  丁健表示,團隊2012年就提出了要做個性化藥物的想法。為此,他帶領藥物創新團隊搭建了符合國際規范和水準的覆蓋分子水平、細胞水平和整體動物水平的系統化三級抗腫瘤藥物評價平臺;建設了“抗腫瘤藥物研發、敏感標志物探究、耐藥機制探明,以及聯合用藥方案制定”四位一體的藥物轉化研發平臺;布局了蛋白激酶、表觀遺傳、腫瘤代謝、腫瘤免疫微環境四大研究領域,儲備了一條具有國際競爭力的抗腫瘤藥物研究管線。
  “我們現在通過生物標志物來做藥。目前我們有5個原創新藥在歐美開展了臨床試驗?!倍〗⊥嘎?,“例如ERK抑制劑、EZH2抑制劑、c-Met抑制劑等,近日PI3K α抑制劑CYH33又獲得美國FDA的臨床試驗默示許可,擬用于治療晚期實體腫瘤。此前的研究也顯示,CYH33具有良好的安全性和初步臨床療效?!?/div>
  時常告訴自己“只爭朝夕”
  和往常一樣,丁健還是喜歡待在實驗室做研究,還是樂于和學生們共同分享點滴收獲。他告訴記者,能夠獲得“全國創新爭先獎章”,是團隊這么多年共同努力的結果,包含著團隊成員和大量學生們每個人的心血。自己只是作為其中的代表罷了。
  “我還清晰地記得,我留學回國時帶了一撻塑料袋,因為那時候國內超市也非常少。也記得我擔任藥物所副所長期間,有一次與日本的醫藥企業商談國際合作,參觀完太原路園區后,就再無音訊,這是因為我們的園區太破舊了?!倍〗≌f,“但短短幾十年,我們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祖國的強大和繁榮給予藥物所新的發展機遇,這對于科技工作者來說真的是個好時候。我們要真正成為醫藥強國,就要在原創這條漫長道路上牢記使命,努力前行?!?/div>
  他坦言,在抗腫瘤藥物領域,中國與發達國家相比還有一定的差距,處于“跟跑”的局面尚未突破?!八^‘跟跑’,是指第一個靶點的發現通常是國外大藥企取得的?!倍〗≌f,“但現狀在逐漸改變,差距在慢慢縮短。原先落后百米,現在可能只有三四十米的距離了?!?/div>
  令人欣喜的是,在抗腫瘤藥物研究領域,我國部分研究成果已經可以與國際領先水平比肩而行。尤其是在個性化研究方面,我國已與世界同步開展研究,并爭取一定的引領 性。
  “我常常告訴自己要奮發圖強,只爭朝夕?!倍〗≌f,“年輕時上山下鄉的經歷在我心中根植下了家國情懷,我也經常和團隊說,要做老百姓用得起的好藥,讓中國科學家創制的新藥早日走向世界?!彼蛨F隊有個共同的夢想,再過三五年,更多中國原創的新藥就可以造福腫瘤患者。(新民晚報 記者/郜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