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廣新聞臺】「聽」追憶時代先鋒:病魔難擋“新藥夢”

  如果一個人,在年富力強的三十歲,得知罹患無藥可治的疾病,生命的蠟燭將比別人熄滅得要快很多。他會怎么做?如果一個人,必須對自己的生命做出一次選擇:要么在安逸休養中活得和普通人一樣長久;要么比別人少活二三十年,做一些于這個世界有意義、有價值的事。他會怎么選?今天的東廣聚焦我們就來關注一位時代先鋒。他用25年的生命之路,實現了自己的選擇:與病魔賽跑,做中國的原創新藥。他就是中科院上海藥物研究所的研究員 王逸平。

  今年4月11號,55歲的藥理學家王逸平永遠倒在了辦公室的沙發上。茶幾上,還留著他應急用的解痙止痛針。業界公認,“1個新藥=篩選10000個先導化合物+10到15年時間”。一輩子能做成一個新藥,是新藥研發者一生的榮耀。這個榮耀,王逸平在他42歲時拿到了。他領銜研發的現代中藥丹參多酚酸鹽粉針劑,獲得國家技術發明二等獎,已在全國5000多家醫院臨床應用,累計銷售額突破250億元,讓2000多萬名患者受益,與病魔抗爭25年,王逸平在“藥”與“病”之間追趕時間,把一生留給了新藥研發事業。請聽東廣記者李雪梅發來的報道:

  “我有一個夢想,有一天,我們藥物所研發的新藥能夠出現在全世界醫生的處方中?!?/font>

  王逸平生前在2015年研究生畢業典禮上說的夢想,他一生都在努力去實現。1988年加入藥物所后不久,王逸平就成為所里最年輕的課題組組長。1994年,當時還是博士生的宣利江因為丹參水溶性成分的活性篩選需要,找到了他,從此兩人開啟了丹參多酚酸鹽的研制。無數次實驗后,王逸平大膽推測丹參乙酸鎂可能就是丹參最主要的藥效成分:

  “我們花了非常長的時間來研究和確定這樣一個有效成分。一直到后來我們確定了丹參乙酸鎂作為最有效的成分,把它定到了我們整個藥材原料藥和制劑的質量標準以后,這道坎總算過去了?!?/font>

  歷經13年努力,丹參多酚酸鹽粉針劑成功上市。這種現代中藥克服了傳統中藥質量、安全性不穩定的問題,對冠心病、心絞痛療效出色。宣利江感慨,制成新藥有王逸平持之以恒的努力,更有他嚴謹求實的科學態度:

  “我們在丹參多酚酸鹽的研究過程中,實現了很多第一次,第一個中藥開展多成分的動物和人體藥物代謝研究,第一個中藥開展大規模的運動平板試驗驗證療效等等,最終這些第一次為該藥的大規模臨床應用提供了充實的科學依據?!?/font>

  為獲得丹參多酚酸鹽確切的臨床數據,在經過倫理批準后,王逸平曾以身試藥,他的話語再樸實不過,一個安全可靠的藥,就敢用到自己身上。對藥學家來說,一生能研發出一個新藥就很了不起。做成丹參新藥時,王逸平才42歲。丹參多酚酸鹽粉針劑上市后,他繼續進行口服制劑研制,并同步開展另一個新藥----硫酸舒欣啶的藥理研究。該藥用于治療心律失常,研制歷時20年,如今已完成二期臨床試驗,獲得中美英法等多國的發明專利授權。

  但就是這樣一位執著于新藥的科學家,卻長期患有克羅恩病。這是種無法治愈的腸道疾病。他曾為此切除一米多小腸,病發時腹痛到幾乎昏迷。每當此時他常常自己注射止痛針,稍有好轉,又回到實驗室。在生命的最后九年中,“腹痛”、“腹瀉”、“便血”等字眼越來越頻繁地出現在王逸平日記中。王逸平不斷調整自己的用藥,癥狀出現、改善、消失,又出現……他與病魔的賽跑接近白熱化,他想為新藥研發爭取更多的時間。但最終,他還是無力支撐。離世前一周,他曾跟妻子方潔說,自己至少還能工作10年:

  “他還經常跟我說,這個年齡段的話正好是工作的最好的時間,他說我還有十年可以好好干,這個還是在他走之前一個星期還這樣說?!?/font>

  就在他去世那天上午,王逸平和同事還在討論項目方案。突然,他從椅子上站起來,輕輕嘆了一口氣?,F在想來,那不是嘆氣,而是痛得呻吟了一下。當天下午,王逸平再次關上辦公室的門,準備為自己注射止痛針??赡且会樇本人幗K究沒能再次幫他渡過難關。當同事打開他辦公室的門,王逸平已經永遠地離開了。中國科學院院士陳凱先說,“干驚天動地事,做隱姓埋名人”。這句話,王逸平是用一生在踐行。

  “一直到最后他的身體已經很不好,他心里想的還是能夠為國家再做一兩個新藥,最后倒在辦公室里。創新從來是九死一生的,余之心之所善兮,雖九死其猶未悔?!?/font>

  王逸平離開后,有700多人自發前去參加他的追思會。晚霞滿天時,總會有人想起他。學生們也在繼續做著他未竟的課題。春去秋來,中國科學院上海藥物研究所3號樓五樓盡頭那間辦公室還掛著“藥理學第一研究室王逸平研究員”的名牌,同事、學生走過都會放輕腳步,仿佛王逸平還像從前一樣在里頭辦公……

  《友誼地久天長》是王逸平生前最喜歡的一支舞曲。時光不能倒流,但人們依然會在明日時光里記得他,長長久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