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浦東時報】上海藥物研究所開展科技成果管理改革試點 新藥研發成果轉化率大幅提升

    本報記者 楊珍瑩 浦東報道

  大量科研成果無法走向市場,使我國科研經費的投入與產出比一直處于較低水平?,F行管理體制與激發創新活力存在矛盾之處,是重要原因。

  中國科學院上海藥物研究所在多年科技成果轉化及對外投資實踐基礎上,在較短時間內醞釀制定“科技成果管理改革試點”實施方案,自今年1月起,首次按照該方案全新設計的流程,進行科技成果轉讓,為科研單位“松綁”走出嘗試性的一步。

  據上海藥物研究所昨天給出的數據統計顯示:截至目前,按照擬定的科技成果轉化流程,已轉化了七個新藥品種,合同總額達4億多元,接近藥物所前五年轉化總額的50%,其中兩個1.1類抗腫瘤化藥新藥合同額均超過億元。

  “松綁”科研人員“反哺”研發

  成果轉化難已成為制約我國科技創新步伐的癥結之一。記者采訪了解到,人才創新創業積極性不高,一個重要原因就是激勵不夠,其勞動價值和成果收益得不到有效體現。要提高科技成果“轉化率”,必須要提高創新主體“收益率”。

  2014年11月24日,財政部、科技部和國家知識產權局三部委聯合在國家自主創新示范區、合蕪蚌自主創新綜合試驗區實行“中央級事業單位開展科技成果使用、處置和收益管理改革試點”(以下簡稱“科技成果管理改革試點”),上海藥物研究所被列為全國20家試點單位之一,試點時間為期一年。

  同時,根據中國科學院“率先行動”計劃,上海藥物研究所已被列為“藥物創新研究院”建設試點,戰略定位之一即是實現體制機制創新,促進成果轉移轉化,成為我國醫藥產業發展的火車頭。

  在“科技成果管理改革試點”實施方案中,給科研人員“松綁”,無疑成為最大“亮點”:包括科技成果轉讓或許可他人實施收益分配,獎勵份額將大幅提升。

  比如,成果收益可按照"5:2:3"比例分配:成果發明人最高可拿到收益的一半;收益中的兩成歸團隊所有,用于后續研發;而剩下的30%則“反哺”藥物所,支持更多項目研發。

  此外,新機制下,藥物所推行新的職稱評價模式——以市場為導向,對轉化結果進行評價。若新藥獲得新藥證書和生產批文,新藥研發團隊可得到2個正高級和4個副高級的職稱名額。

  探索科技成果轉化新模式

  除通過轉讓、許可、投資等方式促進單個新藥成果的轉化外,藥物所還在積極通過所地合作和產研合作,搭建長期穩定的成果轉化平臺。

  高校、科研院所能提供的是新發現、新材料、新技術、新規律,而企業面向外界,了解市場,有生產資源,“強強聯手”,必將提升科技成果轉化效率。

  今年,中科院上海藥物研究所就將兩個抗癌新藥項目轉讓給綠谷制藥。同時鼓勵科研人員以作價入股、創辦公司等多種形式,加速推動新藥上市,探索藥物所促進成果轉化的“實業模式”。

  此外,藥物所還在探索所地合作共建產業化基地模式,已與蘇州工業園區共建研發平臺;與寧波市共建寧海生物醫藥GMP產業化基地;與煙臺市共建海洋藥物產業基地等。

  僅僅經過五個月,上海藥物研究所已經超額完成原定科技成果管理改革試點計劃2-3項,轉化合同總額2億元的目標。該試點工作將與藥物創新研究院建設相結合,成為藥物創新研究院建設的加速器。

(原載于《浦東時報》2015-06-10 第1版 要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