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日報】中科院在滬試點制度創新“四部曲”

  加快成果轉化:讓原創新藥上市提速,讓科研人員更快當上“億元戶”

  中科院在滬試點制度創新“四部曲”

  本報首席記者 徐瑞哲 實習生 鄭子愚

  在國內仿制藥主導、原創藥稀缺的背景下,中科院上海藥物研究所最近連出新藥成果——治療系統性紅斑狼瘡的原創候選新藥“馬來酸蒿乙醚胺”,剛剛拿到臨床批件;另一款抗肺動脈高壓新藥,已經上報國家藥審中心審評。

  根據中國科學院“率先行動計劃”,記者走進在滬籌建的“中科院藥物創新研究院”。上海藥物所作為其建設主體,正通過中央級事業單位“科技成果使用、處置和收益管理”改革試點,用制度創新激勵成果轉化,讓這些高附加值的原創新藥上市提速,同時也讓科研人員更快當上“億元戶”。

  首部曲:出論文還是出成果

  與國內多數科研院所一樣,上海藥物所專利雖多,但專利轉化率卻不高,全所真正實現轉化的專利比例僅是個位數。所長蔣華良表示,轉化率低并非專利水平不夠高,而是因為在現行職稱評價體系下,論文產出遠比成果轉化要有價值。于是,科研人員的研究重心自然傾向于發表關于新藥研制的論文,而對于將新藥轉化投放市場則少人問津。

  新機制下,藥物所推行新的職稱評價模式——以市場為導向,對轉化結果進行評價。若新藥獲得新藥證書和上市批文,新藥研發團隊可得到2個正高級和4個副高級的職稱名額。如此一來,科研成果轉化與發表高水平論文,都可讓科研人員獲得“學術晉升”。

  據統計,試點以來,按照新擬定的成果轉化流程,全所轉化了4個新藥品種,其中兩個新型抗腫瘤化學藥物合同額均超億元。

  二部曲:歸個人還是歸集體

  藥物所研究員楊玉社記得,10多年前,手上一款抗菌新藥——鹽酸安妥沙星的專利轉讓費,相當于自己50年工資。不過,收益當然不是歸個人所有。

  原來,科技成果作為國有資產,如果形成了收益,扣除獎勵部分,全部要上繳國庫。而根據以往規定,鹽酸安妥沙星這樣的藥物專利獎勵,納入藥物所工資總額,按工資總額基數來核發。如此一來,就算科技成果成功轉化,發明人真正獲得的收益并不多,而個人獎勵甚至可能造成其他同事的工資有所下降。

  能不能將“負能量”變成“正能量”?對于當前執行的獎勵制度,藥物所副所長葉陽有一本“新賬”。他告訴記者,成果收益按照“5:2:3”比例分配:成果發明人最高可拿到收益的一半;收益中的兩成歸團隊所有,用于后續研發;而剩下的30%則“反哺”藥物所,用于更多科技成果轉化。

  三部曲:慢慢批還是自主批

  阻礙科研人員轉化科技成果的另一個因素可能是“審批慢”。葉陽表示,在過去,價值800萬元以下的科技成果轉化要報上級部門審批、財政部備案;而超過800萬元的轉化項目,必須同時報上級部門和財政部審批。這樣一來一去,等到科技成果可以向市場轉化了,也許是3個季度以后的事。

  幸運的是,藥物所研究員楊春皓不用等待這9個月。他所在團隊研制的“國家一類新藥”抗腫瘤化合藥物,以1個月的速度就實現了轉化。這都得益于“科技成果使用、處置和收益管理”改革試點,將審批的權限下放到中央級事業單位研究所,因此科技成果交由藥物所統一處置和自主管理。在充分調研的基礎上,藥物所設計了嚴格的科技成果轉化所內流程,經過項目發起、評估,論證、決策,公示、實施,更加透明、公正,讓他們的科技成果坐上了轉化“直通車”?!靶滤幵皆缟鲜?,就能越早減輕病人負擔,挽救他們的生命”,這是科研人員共同期盼。

  四部曲:半創業還是全下海

  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科研人員絕不會被排除在外。從實驗室刻苦鉆研,到創辦生物技術公司,也是他們可選的路徑。今年至今,藥物所已有近10個成果的發明人走上創業之路,將他們研發的新藥成果進行市場化運作。

  他們的背后,離不開藥物所的制度化支持。據了解,所里給了這些有志創業的研究員“半創業”和“全下?!眱煞N選擇。其一是停薪留職3年,年限一過,由研究員二次選擇繼續創業或是離開研究所。其二則是藥物所推薦方案:研究員只作為創業企業的大股東,將公司交由專業團隊經營,自己則照例在所內任職。

  真正原創藥物市場化的價值是數億、十幾億、幾十億美元級別的,蔣華良說,“很快,或許不用十年,我們所也會走出幾個億萬富翁”。

(原載于《解放日報》2015-06-09 第1版 要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