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科學網】丁光生——甘為他人做嫁衣

日期:2015-01-04  作者:方婷 李晨陽  來源:《國科大》

    2014年,中國科學院上海藥物研究所在全所范圍內組織開展了“新藥精神”大討論活動,在近日召開的討論啟動會上,出現了一位白發紅衣、面容慈祥的老者。記者注意到他隨身攜帶的一只略顯笨重的黑色大挎包,不僅破舊不堪,走線處更是頗多磨損。然而,老人卻似乎非常愛惜它,當他落座時,摸索著把這只包從肩上拿下來,又小心翼翼地掛在了椅背上,像是呵護一位老朋友。若非經人介紹,誰能想到這位樸素節儉的老人,就是上海藥物所藥理學實驗室創始人、93歲高齡的老科學家——丁光生呢?
    冒死歸來 報效國家
    1951年7月17日,丁光生從美國回到祖國,作為中國第一代臨床麻醉學家和藥理學博士,由趙承嘏老所長引薦到藥物研究所工作。那個年代,留學海外的知識分子想要回來報效祖國,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拔一貒呛芷D難的,是抱著一拼生死的決心,經過很多斗爭才回來的?!闭劦侥嵌谓洑v,丁光生的語氣變得嚴肅起來。
    1946年,丁光生考取了當時教育部的公費留學,籌備一年后,于1947年遠赴美國芝加哥大學擔任臨床麻醉醫師,同時在藥理系攻讀藥理學博士。他為學勤勉刻苦,工作認真負責,獲得業內一致好評。他不僅被美國Sigma Xi學會選為會員,還收到了美國諸多知名機構的工作邀請。然而,新中國的成立和朝鮮戰爭的爆發,讓丁光生萌生了回國報效的強烈愿望。但是,他的這一決定遭到了美方的種種阻撓。為了早日回歸祖國懷抱,丁光生給當時的政務院寫信詢問,拿到了中國政府歡迎他歸國的復函,丁光生據理力爭,甚至還進行了中文復函的英文公證,美國政府這才不得不放行。
    丁光生回憶道:“我當時是從舊金山登船的,船馬上就要起航了,突然美國聯邦調查局的人上了船,聲稱不許開船,要先檢查兩個人的行李,一個是我,另一個是一名姓劉的中國留學生?!彼麄兊男欣疃技姆旁谂摰?,打開很困難,為了配合檢查,客船不得不??苛撕荛L時間。緊張的氣氛久久籠罩著歸國心切的人們,由于有錢學森在開船之前被阻止回國的先例,丁光生感到萬分揪心,好在“最后也沒查出什么違禁品,美國人不得不放我們走了?!?br style="font-size: 10.5pt; line-height: 175%" />    這艘船在太平洋上足足航行了半個月,船上28個中國留學生常常聚在一起高談闊論。之前被檢查的那位劉姓留學生還拿出一本《論新民主主義》,號召大家一起學習?!拔覀兒髞聿胖?,她原來是一位地下黨員??梢?,我們當時都是冒了極大的危險,下定決心回國效力的?!碑敹」馍鷼v盡艱辛終于踏上祖國的土地,在深圳羅湖火車站第一次看到五星紅旗時,他不禁熱淚盈眶。
    丁光生對祖國的拳拳深情,幾十年間從未更改。在他看來,所謂“新藥精神”不能脫離“愛國”兩字,他說:“只有把祖國放在心里,才能真正做出‘為國’、‘為民’的新藥?!?br style="font-size: 10.5pt; line-height: 175%" />    藥理研究室平地而起
    回國后的丁光生很快收到了多家醫學院的工作邀請,在他的姨夫竺可楨教授的推薦下,丁光生選擇了加入上海藥物研究所。一進所,丁光生就立即著手開展了藥理研究室和動物房的籌建工作——這對當時的藥物所而言,是白手起家、平地起樓般的大工程。
    丁光生當時的工作真可謂事無巨細、事必躬親。大到設計監制實驗室和動物房,小到采購桌椅籠具、儀器設備,他都親自操刀。他四度建設動物房,有時甚至獨自在動物房中過夜;冬天水泥凝固太慢影響進度,他手捧火盆促進干燥;為了制作篩選模型,他帶領動物房的同事連夜捕捉流浪貓狗……諸般事跡,至今仍為人們所津津樂道。
    丁光生披星戴月的作息習慣就是從那時候養成的——早上四五點鐘上班,晚上十點下班,風雨無阻,節假依然?!霸谖覀兊挠∠罄?,丁先生永遠是挎著書包,迎著晨光,雄赳赳、氣昂昂地迎面走來。這一幕,總能帶給我們鼓舞與力量?!薄岸∠壬鷱亩⒅曛钡诫q笾?,一直堅持著這樣的‘時刻表’,幾十年間一直都是所里上班最早的人,光憑這一點,他就是一個傳奇,是藥物所一道令人景仰的風景線?!倍」馍耐聜內绱嗣枋龅?。他的學生甚至跟他打趣,讓他去申請一個“堅持早上班”的吉尼斯世界紀錄。
    丁光生的科研工作主要分為三方面:心血管藥理研究、抗血吸蟲病的研究和重金屬解毒藥的研究?!熬G水青山枉自多,華佗無奈小蟲何?!鄙鲜兰o五十年代,針對我國南方諸省遺留已久的血吸蟲病害,在毛主席號召下,新中國成立以來的第一場防疫戰爭由此打響。當時世界上只有一種治療血吸蟲病的特效藥——酒石酸銻鉀,但是酒石酸銻鉀毒性很強,很多病人都是因藥喪生的。丁光生和他的同事們經過反復篩選,找到了安全強效的解藥——二巰丁二酸鈉,一經推廣應用,拯救了許許多多人的生命,這種解藥還被意外地發現對重金屬中毒和毒蘑菇中毒有一定作用。令人動容的是,1958年,上海中山醫院開始臨床試驗二巰丁二酸鈉時,丁光生自告奮勇,成了第一個臨床實驗的“病人”。丁光生不僅有著對抗“小蟲”的妙手,更有著一顆“神農遍嘗百草”般的醫者仁心。
    此外,丁光生還開辟了冠脈循環與動脈粥樣硬化的藥物研究,并首創抗心律失常的新結構類型藥??┻泊朔N種,不勝枚舉,他做的是真正造福人類的事業。
    在丁光生孜孜不倦的努力下,1954年底,藥理研究室發展到21人,初見規模。這是上海藥物所歷史上里程碑式的一筆,自此,藥物所提取的化學有效成分再也不用漂洋過海送往美國分析了。
    從醫學家到編輯學家
    丁光生是我國第一代臨床麻醉學家、藥理學家及編輯學家。他在兩個看起來相去甚遠、少有交集的領域——醫學和編輯學中,都做出了令人敬仰的成就。
    1979年,丁光生迎來了人生的又一個轉折點。當時全國第一屆藥理學會會議在成都召開,會議決定創辦一份藥理刊物——《中國藥理學報》,大家推選丁光生擔任主編并進行籌備。歷時一年后,《中國藥理學報》正式出刊。1982年,丁光生又創辦了《新藥與臨床》雜志,同樣擔任主編。這之后,他的所有精力都轉移到了辦刊上,并參與籌備科技期刊編輯學會?!熬庉媽W會”這一提法在當時頗受爭議,“很多人說‘編輯學’在全世界連正式的名稱都沒有,編輯不就是‘剪刀加漿糊’嗎?為什么還要成立學會?”丁光生說,“但是我堅持認為編輯有學問?!倍」馍米约旱呐蛨讨鴦撛炝艘粋€新的英文單詞——editology(編輯學),這一全新的概念贏得了國內外的廣泛認可。
    當記者與他聯系進行采訪時,發現93歲高齡的丁老先生直到現在還堅守在《中國藥理學報》編輯部的一樓辦公室辦公。丁光生笑著說:“我的座右銘就是甘為他人做嫁衣?!本庉嫻ぷ魇且豁棥爸怀隽?,不出名”的工作,但他“甘做護花的春泥,甘做建設兩個文明的‘鋪路石子’”,哪怕自己雙目患病,視力惡化,也依然堅守在這份“不起眼”工作的第一線。
    屬于丁先生的“新藥精神”
    1985年,丁光生被評為上海市勞動模范。1990年春,中國人民解放軍軍事醫學科學院秦伯益院長為丁光生題詩:“丹心報國渡重洋,細雨潤物繡華章;幾案常展經綸書,杖履不涉名利場。新藥評價自君倡,期刊規范賴翁揚;最是難能可貴處,直人快語暖人腸?!痹娭胁粌H高度評價了丁光生在事業上的成就,更強調了丁光生予人溫暖的人格力量。
    在丁光生九十歲華誕上,當時的藥物所黨委書記成建軍致辭道:“九十年里,丁先生以熱愛生活,熱愛集體,豁達開朗的性格感染著身邊的同事朋友?!?br style="font-size: 10.5pt; line-height: 175%" />    他會把同事朋友,甚至他們愛人的生日都清清楚楚地記在心里,并且送上自己的祝福?!八叩脛拥臅r候,每年都會上門拜年,前幾年,他改用賀年卡拜年,近年來他堅持用電話方式祝福同事朋友們?!秉c點滴滴的人情味,讓人感動。
    丁光生雖然視力不佳,腿腳不便,出行時還常常拄著拐杖,但只要遇上認識的人,他總會笑容滿面地打個招呼。他還喜歡和熟人開玩笑,有一回,他對著沈競康研究員笑道:“聽說你去坐滑翔機了?這個很好?!焙唵我痪湓捓?,有調侃,也有對朋友的關注、關切。有次開會,大家一起用盒飯時,丁光生一邊主張用自己的飯卡為大家結賬,一邊邀請大家:“來我在浦西的辦公室吧,我請你們吃飯!”
    “丁老先生不僅性格幽默,十分健談,而且很重感情。印象中有一次,他來到藥物所一期的會議室,面對著熟悉的布置陳設,突然感嘆了一句:‘很多老同事都不在了’,眼中微微泛起淚光。那一幕,讓我的心都跟著柔軟起來?!币幻麑W生如此說道。
    93歲高齡的丁光生喜歡頑皮地自稱“90”后,表示一定要跟得上時代。但他那位跟不上時代的老伙伴——黑色大挎包,卻多年來一直陪伴他左右,從嶄新光鮮直到滄桑斑駁。丁光生的行事做人,樁樁件件都讓記者深切地感到一種強大的人格魅力:對事業苦心孤詣,精益求精,對他人用心盡力,關懷備至,而自己的生活卻勤儉節約,樸實無華。他這一生,當得起他一再強調的屬于藥物所人的“新藥精神”——“創新,求實,愛國”。